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在线留言 > 暑假回家不知道是因为住院报销问题还是牵涉农转非问题

    《暑假回家不知道是因为住院报销问题还是牵涉农转非问题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2 13:57
    父亲要转院去厂里。我的腮腺炎顽固的很,一直在肿着,母亲
     
    在家里听别人说,有一农家的膏药特别好,就领我去了。卖膏药的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中年女人,我贴两幅日渐消肿。
    父亲和母亲要去工厂,哥哥和弟弟也去,把我留在家里看门,也许是因为我是女孩子,会照顾家,也许是因为我的腮腺还在
     
    治。母亲把我托付给我二母 ,千叮咛万嘱咐,才匆匆去了厂里。
     
    空荡荡的院子里,黑漆漆的屋子,蚊子肆虐 。有天半夜,我从梦中醒来,感觉我的脖子黏黏的,我的腮腺破了流脓了。
    第二天,邻居婶子告诉我,必须把里面的脓疙瘩挤出来才好得快,我让她给我挤 ,她用劲挤那脓包,疼得我呲牙咧嘴。改天
     
    去换膏药,卖膏药的说不用挤,自己会好,又白白受了一场罪。
     
    那几天,家中喂得半大鸡子莫名死去,有时一天死一只,有时两只,我二母都提回家 杀吃了。
    我一直很困惑,不知听谁说的,我的腮腺炎化脓了,鸡肉是发物,不敢吃,酱油不敢吃,吃了以后伤疤皮肤会变暗,吃姜会
     
    落姜疙瘩 。正是花季少女,况且那伤口就在我下颌,不能不注意。
    几个月辛苦养大的鸡啊!死了,看着别人拎走了 ,心疼的就像割我的肉一样。再后来,我把死鸡偷偷藏了,自己烧热水,烫
     
    鸡毛、开膛破肚。(我发誓,那以前,我从来没杀过鸡,我的勇气从何而来不得而知。)收拾干净炒了,放在小盆里,不敢
     
    吃又馋的要命,终于还是忍不住尝了一块,剩下的要留着等哥哥弟弟回来吃。
    那是夏天,三伏天,没有冰箱 ,放好的鸡肉很快就变味了,没有等到哥哥弟弟回来,我流着泪倒了。
     
    又过几天,我二姨家的表妹过来,给我带了几穗嫩玉米 ,陪我住了两天。
    白天,我们去地里薅野苋菜,回来绰绰,拌上蒜泥香油,真是人间美味啊!我想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什么菜了,母亲给我留着
     
    钱,可是我不舍得花,再说,农贸市场离家几里地,我不会骑车子,来回很不方便。
    晚上,我们两个躺在我家院子的砖头跺上,一边说话,一边看天上的星星,星星有很多伴 ,我也不太孤单,有表妹在身边。
     
    很多年了,记忆中都是一些残章片段 ,也许那只是我的一个梦境,一个苦涩的梦而已。
上一篇:同事回老家带回来一蛇皮袋的野菜 下一篇: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只是一场花期的偶遇
中国德清市流亭街道夏家庄1355-2014
ICP备案:粤ICP备123145877号-1
21CCNN团队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