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在线留言 > 同事回老家带回来一蛇皮袋的野菜

    《同事回老家带回来一蛇皮袋的野菜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2 13:56
     
      给身边同事挨个分了一些,那野菜类似于松针,在开水里绰绰,然后拌上蒜泥香
     
    油。家里两个男人都不吃,只有我吃,满嘴的蒜泥香油味,野菜的味道已分辨不出。其实,我真正在意的同事的热情,几百
     
    里的路,从老家捎回来,然后分给众人,那份好是我如何也做不到的,或许骨子里我就是一个冷淡的人。
     
    是口中的野菜,让我走进了一段逝去的岁月。
    那一年,我不满十四岁,初中二年级,放暑假的间隙,我腮腺发炎。其时父亲正在我上学的县城住院,病情已经稳定,母亲
     
    在医院里给我开了药,干吃不见好,半边脸越肿越高。父亲所在的病房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是伺候他生病的爷爷,那少
     
    年人很单薄,手极巧,会用输水的胶管编出栩栩如生的龙虾,鱼,所以印象很深。
    听人说,用蚯蚓剁成糊贴在腮腺上可消肿,母亲就和那少年一起挖了许多,捣碎,糊在我嘴边,那股土腥味缠了我一个晚上
     
    ,揭掉后还能闻见那味,腥臭腥臭的。
    等我领通知书的那天,半边脸还是肿的。我穿上母亲抽空上街给我买的连衣裙,浅蓝色的纱衣 。在教室里低着头坐在自己的
     
    座位上,班主任念同学名字上讲台领通知书,念到我的名字,我没上去,他又念了一遍,还是无果,他开始念别人名字。
    班主任是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,一脸的青春痘,激情四射,意气风发。不过语文教的不错 ,生动有趣,我是语文学得较
     
    好的学生,或许受他的影响才爱上文字的吧!
    等到同学都散了,我才蹭到他身边要通知书,他一边给我一边问:刚才为啥不上来领?我拿了通知书,捂着半张脸风也似的
     
    跑了,留下他错愕的站在那里。
上一篇:肝肠寸断的哭泣或者竭嘶底里的愤怒 下一篇:暑假回家不知道是因为住院报销问题还是牵涉农转非问题
中国德清市流亭街道夏家庄1355-2014
ICP备案:粤ICP备123145877号-1
21CCNN团队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