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 也不知道是岁数大了还是生活条件好了

    《也不知道是岁数大了还是生活条件好了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2 13:57
     
       对过年淡漠了许多,再也没有儿时过年的兴奋和激动,只有在浅浅回忆中重
     
    温昔日过年的种种酸涩和美好。
    儿时在农村老家,过年是从农历腊月二十三开始的,记得很清晰的一首民谣:二十三炕锅边儿,二十四扫房子,二十五拨浪
     
    鼓,二十六去割肉,二十七杀小鸡,二十八贴嘎嘎(年画)二十九去灌酒,三十包扁食,大年初一撅屁股作揖。
     
    盼星星盼月亮盼到腊月,一天数次发问离过年还有几天,终于捱到年二十三,那天晚上家家都炕火烧,二十四全家老少齐动
     
    员,把屋里所有角角落落清扫一遍,然后父母便张罗着进城采购年货,最重要的就是割肉,什么鸡鸭鱼的,基本没想头。二
     
    十八那天,母亲把面熬成糨糊,父亲把对联、年画粘好,让我们在一旁指点正或不正,贴好年画,这年便有了浓郁的喜庆色
     
    彩。二十九,家里开始过油锅,炸豆腐,蒸馍、卤肉忙的不亦乐乎。那年景割肉割的几乎都是五花肉,肥肉解馋,肥膘还可
     
    以炼油,炼出的油炸豆腐,素丸子,肉渣子和菜剁碎包成包子,别提多香了。母亲蒸馍时多蒸的是白面馍,会另外蒸些红薯
     
    包,豆包,糖包,给我们小孩子变个花样,吃个新鲜。因为父亲在外面上班,家庭条件适当好一点,过年时父亲尽量的多割
     
    肉,卤肉那天,父亲很奢侈的允许我们兄妹大块吃肉,只吃的满嘴流油。卤完肉,母亲把切好的萝卜块放进卤汤里熬,肉汁
     
    侵到萝卜里,香而不腻,也是春节不可或缺的美食。
     
    大年三十晚上,放过鞭炮,吃过扁食,没有电视,没有娱乐活动,我们小孩子也没有熬年的兴趣,早早睡下。睡前把明天要
     
    穿的新衣服套在棉袄棉裤上,盖在被子上,甜甜睡去。大年初一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服出去显摆,所谓的新衣服,几乎都是
     
    手工做的,女孩子一般上衣红色,裤子黑蓝色。有一年,母亲在邻居家的缝纫机上为我赶制了一身新衣服,天蓝色上衣,铁
     
    锈红裤子,配在一起妖娆得很,招来众人艳羡的目光,我神气极了。
     
    过年嘛,压岁钱还是重头戏,没多的总有少的,分分角角的压岁钱一到手,都喜欢玩一种撂窑的游戏。就是在墙角挖一个碗
     
    底大小的浅窑,或者是三个紧挨着的、比五分钱稍大的小窑,在窑前画一直线,三四米处再画一条,几个人站在窑前的直线
     
    上往前面摞手中的硬币,谁撂的离线最近,谁就把几个人的硬币收起来,站在线上往窑里撂,撂进几个赢几个,类似小赌。
     
    撂时不仅要力道合适,而且还要有眼力,撂的准,我笨,总是输,不太感兴趣。蛮喜欢和同伴们三五成群的去邻村赶会看戏
     
    ,扎堆凑然闹。
     
    大年初二开始你来我往的走亲戚,果子盒不能动,反复来回互换。喜欢跟着父母走亲戚,不止有好吃的,还有毛儿八角的压
     
    岁钱。说起压岁钱还有一段典故,我十来岁的时候,我二母家的新女婿第一次回门走亲戚,正好我也在二母家,我那姐夫很
     
    豪爽的塞给我五元钱的压岁钱,那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,一般的压岁钱只有一块。没等我兴奋起来,我那小气精明的二母偷
     
    偷的把我叫到一边,巧舌如簧的把我五元钱要走,给我换了一张一元的,虽然有些小不甘,聊胜于无,还是酸溜溜地接受了
     
     
    初五吃过破午饭,这年就翻过去了。我们这些馋猫们又开始了下一轮的对年的期盼和等待,在希望中憧憬,在憧憬中长
     
    大------
     
上一篇:我上初中住校有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下一篇:我初中的时候住校有一个关系很铁的朋友
中国德清市流亭街道夏家庄1355-2014
ICP备案:粤ICP备123145877号-1
21CCNN团队提供技术支持